您的位置: 首页 >书香校园>美文鉴赏

美文鉴赏

  • “宝宝”都上山了,老通宝他们还是捏着一把汗。他们钱都花光了,精力也绞尽了,可是有没有报酬呢,到此时还没有把握。虽则如此,他们还是硬着头皮去干。“山棚”下爇了火,老通宝和阿四他们伛着腰慢慢地从这边蹲到那边,又从那边蹲到这边。他们听得...
    2021-04-26
  • 要有这样的一种战士——已不是蒙昧如非洲土人而背着雪亮的毛瑟枪的;也并不疲惫如中国绿营兵而却佩着盒子炮。他毫无乞灵于牛皮和废铁的甲胄;他只有自己,但拿着蛮人所用的,脱手一掷的投枪。他走进无物之阵,所遇见的都对他一式点头。他知道这点头...
    2021-04-21
  • 近来忙得出奇。恍惚之间,仿佛看见一狗,一马,或一驴,其身段神情颇似我自己;人兽不分,忙之罪也!每想随遇而安,贫而无谄,忙而不怨。无谄已经做到;无论如何不能欢迎忙。这并非想偷懒。真理是这样:凡真正工作,虽流汗如浆,亦不觉苦。反之,凡...
    2021-04-21
  • 朝鲜的冬天,三日冷,两日暖。碰上好天,风丝都没有,太阳暖烘烘的,好像春天。头几日,美国侵略军刚从西线败下去,逃难的朝鲜农民零零星星回家来了。家哪还像家!烧的烧,炸飞的炸飞。村后满山的落叶松,烧得焦煳;村旁堆的稻草垛,变成一堆一堆的...
    2021-04-21
  • 古今中外赞美读书的名人和文章,不可胜数。张元济先生有一句简单朴素的话:“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天下”而又“第一”,可见他对读书重要性的认识。为什么读书是一件“好事”呢?也许有人认为,这问题提得幼稚而又突兀。这就等于问“为什么...
    2021-04-21
  • 世界上每个人在特定的情况下都会产生孤独感,每个人的孤独会因为时间、地点、事情感触不一样而产生的孤独感也不一样,可谓百人百味。远离家乡亲人独在异乡会觉得孤独,人老了,退休了,离开了工作岗位,一个人独处在家会觉得孤独,因病住院或在家养...
    2021-04-20
  • 2020年的冬天,是我经历过的最冷的一个冬天,但我的生活里却洋溢着春天般的温暖。12月29日那天,我骑车上班时,凛冽的寒风直往脖子里灌,吐口口水立马就可以结冰,脚冻得都木了。但就算天再冷我也得去上班,因为一家老小都指望着我呢。由于快过年了...
    2021-04-20
  • 今年的冬天太冷了,突来的一场寒流,竟然把我家院中搁置多年的一口祖辈传的老缸冻碎了。我收拾残骸间,睹物思人,想起逝去的亲人,勾起儿时对老缸的记忆。从我记事起,家里西厢房旮旯里就有这一口老缸。据妈妈讲,是分老家时分的,来自哪个年代,爷...
    2021-04-20
  • 时光荏苒,流年似水。岁岁年年斗转星移间,我在天津宁河工作生活时间已经超过了在家乡的时间。二十多年来,尽管家乡的记忆渐行渐远,工作地宁河顺理成章成了毫无争议的第二故乡,但几乎每年春节前,打点好鼓鼓的行囊,挤上春运的列车,加入返乡的人...
    2021-04-20
  • 写《浮生六记》的沈复,既没有做过官,也没在文坛上传出过什么名声。有一年,他在清廷赴琉球的使团中谋得一个小差事,结果海上风高浪大,船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后来,他决定写一写往事,这才有了《浮生六记》。写完后,手稿辗转几十年,几近遗失。...
    2021-04-19
  • 黄昏的记忆真是拥挤啊!西天的红日仿佛醉了酒,把缕缕落寂的橘红涂满天际,那青石子铺成的长路古老而沧桑,充满着迷离的格调。你一肩扛着那把陈旧的锄头,一手牵着我,你说天还早,还能干好多的农活;你说我还小,让我一定在你的视线里玩耍。于是,我...
    2021-03-19
  • 京剧名家李胜素的《梨花颂》,我听了几十遍。“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那个镜像造成的委婉与缠绵,悬想与咀嚼总是不够的。想梨花,就想看梨花。看梨花是便当的事:一是合着时辰,三月时节就在眼前;二是就着路近,只要去庄行,十几里地...
    2021-03-19
  • 在阳光舒缓,鸟莺欢愉的晌午,合衣净手,于香炉前带着万分的虔诚燃一束清香;颔首向佛,许一场,来世与今生;问一场,哪些该放?哪些该忘?哪些该留?哪些该弃?哪些,该继续前行? 这一世,纵使我清高自负,也终究挣不脱俗世的牢笼。物欲的时代更...
    2021-03-19
  • 今年的桂花开得有点迟,九月头上桂花就开了,稀稀拉拉的,于是便猜想,想必是小年,大概开不旺了。没想到中秋一过,深秋的凉风吹来,这桂花却盛开了。小区绿地、运河边、公园里,处处能见到满树的金黄色,秋风吹过,飘来阵阵花香。这几天,随着花期...
    2021-03-19
  • 人的一生不能不和财富打交道。我们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拥有了财富,财富是不是就一定属于我?我求得了财富,是不是就一定能保住财富?在这个世界上,究竟什么是属于我的?对这个问题,中国文化几乎为我们提供了近乎完美的答案。有三个非常有代表性...
    2021-01-25
  •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如今又到了哪里呢?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
    2021-01-14
  • 莽莽苍苍的西非洲大陆又摆在我的眼前。我觉得这不是大陆,简直是个望不见头脚的巨人,黑凛凛的,横躺在大西洋边上。瞧那肥壮的黑土,不就是巨人浑身疙疙瘩瘩的怪肉?那绿森森的密林丛莽就是浑身的毛发,而那纵横的急流大河正是一些隆起的血管,里面...
    2021-01-14
  • 新年试笔。因为是“试”笔,所以要拿起笔来再说。拿起笔来仍是无话可话;许多时候不说了,话也涩,笔也涩,连这时扫在窗上的枯枝也作出“涩——涩”的声音。我愿有十万斛的泉水,湖水,海水,清凉的,碧绿的,蔚蓝的,迎头洒来,泼来,冲来,洗出一...
    2021-01-14
  • 五代杨凝式是由唐代的颜柳欧褚到宋四家苏黄米蔡之间的一个过渡人物。我很喜欢他的字。尤其是《韭花帖》。不但字写得好,文章也极有风致。文不长,录如下:昼寝乍兴,朝饥正甚,忽蒙简翰,猥赐盘飧。当一叶报秋之初,乃韭花逞味之始。助其肥羜(zhù...
    2021-01-14
  • 很小的时候就听大人们说,东山人自古就有“转灯踩道”和“迎灯”之说,但儿时因种种原因,一直没能亲眼看过。直到今年春节,我才有幸目睹了“东山转灯”这一神奇而又让人震撼的民俗活动。舟曲人将县城东侧的山脉称作东山,把居住在东山上的人称作东...
    2021-01-11
首页 1 2 3 4 尾页 共67条信息/共4页 转到第